工作的場所是無聲的境界,當耳邊出現窸窣的耳語時,你必須去制止它...因為主任的耳提面命,

他總說沒有更好的建議或是作為,就請遵從他的規定

雖然如此,我依然無法堅持你的堅持,我知道何時可以有漏洞,何時該做做樣子

為了每個月的薪水,必須妥協在夾縫中求生存,誰叫付錢的是老大,他喜歡拿這樣的話威脅我們,不想幹就不要,今年也真的有2位老師畢業了

想想現在工作的樂趣也只剩下和學生開開玩笑........

國中生一屆比一屆幼稚,國小生也很難找到純真的臉孔,一個比一個嗆。不想樹敵,不過仍舊忍不住說你在嗆什麼,囂張什麼(os...叫屁啊 )

 

後悔那時候刪掉妳的簡訊,因為簡訊滿了

你折的星星我還留著,你寫的信也都留著,只是好久沒想起你

真的   妳一直是最特別的那位學生,誰叫我們初次見面是那麼特別,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學生的角色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yasa 的頭像
Ayasa

Ayasa

Ay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